优盈新闻
钢铁意志vs炎炎酷暑
——板材炼铁厂新一号高炉生产现场见闻
  连日来,气温达30℃以上。走上板材炼铁厂新一号高炉作业区的炉台,阵阵热浪迎面扑来。记者看到,四号出铁场正在出铁,出铁口旁一名“全副武装”的职工拿着吹氧管正在作业。
  迎着刺目的铁水,只见他全神贯注,动作娴熟,在清理铁口泥套上的渣铁,吹氧管在他手中不停的翻转,激起了阵阵铁花。
  一会儿工夫,这名职工拿着残余的吹氧管走了出来,进入休息区域,摘下了手套与帽子,不停喘着粗气;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滴,头发仿佛刚洗过,衣服已经被汗水完全浸透……
  他叫史洪斌,是新一号高炉炉前技师,今年54岁,明年退休。记者问他刚才干活的位置能有多少温度,史洪斌说:“没测过,铁水温度1500℃以上,铁口上方是风口平台,周围热量散发不出去,保守估计也有100℃。在那里作业必须把劳保用品佩戴齐全,不能将皮肤裸露在外边,否则瞬间就会被灼伤。”“那人在那里干活能受得了吗?”“干长了肯定受不了,10分钟必须换人,否则容易虚脱。”“炉前工都这样工作吗?”他指着不远处的职工说:“炉前工都跟我一样,成年围着铁口转。”记者看到两名职工正用手推车,把一袋袋炮泥运到另一个铁口旁边,这是准备堵铁口用的。而铁沟的旁边,已经汇聚了三四个人,有的拿钢钎,有的拿大锤,有的拿铁锹,他们正在清理铁沟两侧的残渣铁,然后在上边垫上河沙……整个炉台人员不是很多,工作却是忙而有序。“这些可不是十分八分就能干完的活,温度虽然不像出铁场那么高,但铁沟里面的渣铁温度也能达到1300℃以上,一天下来身上的衣服基本没有干过,脖子上的毛巾拧不出水来就不算出汗了。干一上午喝十几瓶盐汽水都不费劲。”
  “这么艰苦的环境里,咱们工人能忍受的住吗?”记者有些迟疑地问道。这一问,彻底把史洪斌的话匣子打开了,黝黑刚毅的脸上立即闪出了自豪得意的神情。“你问对了,我告诉你,能在炉前工作的都是纯爷们!我不是夸自己,自打上班那天起,我就专门挑的炉前。我的这帮弟兄们,虽然工作又苦又累,但当他们看到开铁口的瞬间,火红的铁水冲出铁口,那心情就把一切辛苦都冲掉了。干我们这活儿挺有成就感。自从5月4日开炉以来,厂里提出了口号,‘多产一吨铁就多创一份效益’,高炉在15日内就达产,目前日产一直保持在10000吨以上。这在新一号高炉历史上是没有过的成绩。近几年正赶上退休高峰,岗位操作人员不足,并且老龄化严重,再逢上高产,岗位的劳动强度也上来了。所以大伙儿现在都铆着劲儿干,生怕自己的活儿干不好影响生产。”
  正说话间,一个满脸是汗戴着防热帽的职工提着一壶水快步走来,“来,师傅,我给你满上!”“好,干活时注意脚下,别绊着,另外……”记者见史师傅在向徒弟吩咐着工作,也匆匆结束了采访。
  离开炉台,记者望着这群劳碌的身影,不由得心生敬佩……
2018-07-24